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眠堂.杨珺

 
 
 

日志

 
 
关于我

杨珺作品: 《百年印象》 组画等

杨珺主要作品: 《现代水墨人物肖像》系列, 《百年印象》 组画 , 《都市门神》 系列, 《大吉祥----罂粟花与虞美人》组画系列, 《忘忧》系列, 《珺瓷》系列,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2011-01-05 11:4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原文作者:郭庆祥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03日 06:56 大江南收藏

一面大白墙上整齐地悬挂着十多张大幅宣纸,所有画面出现的都是相似的“钟馗”模样的古代人头像一面大白墙上整齐地悬挂着十多张大幅宣纸,所有画面出现的都是相似的“钟馗”模样的古代人头像
 
【引用】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杨珺 - 杨珺
 
 
 
【引用】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杨珺 - 杨珺
 

  爆料

  范曾在愚弄社会和民众

  近日,范曾状告郭庆祥一案再爆猛料,收藏家郭庆祥首次曝光范曾流水线作画的物证图片,这一事件也成为2010年艺术界岁末最火热的话题。

  在这次公布的多幅照片中,只见画墙上整齐地悬挂着十多张大幅宣纸,所有画面出现的都是相似的“钟馗”模样的古代人头像,身穿蓝色羊毛衫的范曾正在一张宣纸上点染,另一幅照片则是如出一辙的十多幅“老子出关”,所有画面均未着色;此外,还有范曾作画的近照。

  对于首次公布的这些“流水式作画”照片的来源,郭庆祥称是范曾的一位弟子拥有,他是偶然得到了这些图片,但足可以说明他此前所说的“流水式作画”并非虚言:“我认为他的这种程式化、模式化的制作过程不是一个艺术家的创作,简直就是画匠的商品画,也就是一个工匠的简单劳动。他的流水线作业其实是在商业浮躁风气下产生的,在整个艺术界确实不是范曾一个人,很多画家画一种题材,一种形式,几十年没有变,而且名气还很大——但这能说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吗?”

  郭庆祥认为,范曾这种流水线生产作品是对社会极不负责任的一种行为,这是在愚弄社会和民众,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从艺术界铲除。

  言论

  这个冬天会冷吗

  □ 步平

  媒体关注大画家范曾诉告收藏家郭庆祥侵害名誉权一案的热度持续升温,由此引发的关于艺术批评的讨论包括艺术家的创作态度乃至艺术人格的各种热议轰轰烈烈。与此同时,同样火爆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范曾的作品也牵动了买家的神经和关注者的视线。据悉,南方某拍卖会爆出冷门,一直以来受到热捧的范大画家的作品受到冷遇,出现了鲜见的流拍。虽然不能断言此次流拍与官司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却也不能排除与当下官司引发的气旋具有某种似有若无的关联度。

  这是不是一个风向标,范曾作品的行情是否会由热转冷不得而知。想来范曾先生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冬天,或许已感到了几许凉意。

  范曾先生作品的行情是否坚挺或疲软,显然不是笔者所关心的。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事件抑或为我们的观察和思考提供了几个不同的面向,无论是艺术批评体系的建构与良性发展;还是艺术家自身的修养与自律;艺术态度与人生态度以及作品的品位与价位等等均给出了有益的启示。

  艺术家端正艺术创作态度是艺术追求真善美的先决条件。

  当艺术品市场风起云涌,艺术投机比比皆是的情形之下,金钱绑架了艺术家,艺术态度不端正即是可以想见的。在画界,为博奖,为好卖大卖,“流水线”作业时有所闻。有的画家流水线画一张符合评奖口味或迎合市场口味的画,多次反复,选一张送展览,其余投放市场。据闻,有人拿出一份“证据”,指责范曾先生也是“流水线”作业,不知这份“呈堂证供”是否确凿,果真如此,范曾先生的创作态度真是令人大跌眼镜了。总不能让人想起“陈尧咨善射”中的卖油郎所睥睨:“唯手熟耳”,一言以蔽之。

  艺术家正确认识自己是艺术创作进步的必要条件。

  中外艺术史上恃才傲物的艺术家不少,诸如莫迪里阿尼,一生贫病交加,不趋炎附势,不为金钱而奴。真的如范曾先生援引的名言,“视富贵如浮云”。有时反躬自问、反求诸己是检点自己缺点的好办法。范曾先生将画者类分九品,自己乃“坐四望五”之大家,虽自谦离“五百年一人”的大师“尚待时日”。想必已经横亘数百年,傲视群雄。这样,固步自封也不足为怪了。

  范先生自信是历数百年横空出世的天才艺术家,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孤傲狂狷,百毒不侵,何惧来哉,区区一二“妄评之论”,岂能伤身,当不足为计。“坐四望五”衮衮大才,气吞山河,为些许清议俗谈困扰,一纸诉状,以大事小,岂不见笑于人。有容乃大,文人笔仗是司空见惯之事。想来当年鲁迅骂上梁实秋乃“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好像梁氏也未递状纸告人。一生清誉靠道德文章,肯定不是靠诉讼而来。俗话“真金不怕火炼”,六七十年过去,梁实秋、林语堂都是仰之弥高的文化昆仑,骂名烟飞灰灭。期望大哉范先生,不仅画传世代,更是德昭天下,为文坛留下化干戈为玉帛的一席美谈,岂不更好。

  以坐四望五大家凛然自居的范先生,艺绝画坛,几无人胆敢望其项背,你已为穿越数百年历史的自己盖棺定论,踩在云端,鸟瞰众生。一二妄评,堪可由人间法庭的法官来仲裁,万一法官心证偏差,不识泰山,且不知是误读了历史,还是误读了大师范先生您。以社会敦和修睦而计,鸣金收兵,是为良策。在在而言,如果是范曾先生误会了历史,还不打紧,只是一家之说。如果历史误会尚未厘清之前,上法庭太过草率了。

  即便上法庭,打名誉权官司,也很夸张。艺术倡导批评自由,不是只捧不批。范曾先生应该没忘自己批评师辈黄永玉之严厉,与被告者的行文相比有过之无不及。按判例的比照比例原则,若涉毁誉,范先生当反躬自问,心有戚戚焉?由此,费厄泼赖应当即行。前次再读范先生指摘黄永玉的檄文,百思不得其解。如此这般,算不算人格攻击,网友有说狗咬狗一嘴毛,很粗鄙,不文明。当请法院公断。不过法官得仔细读一读范先生的宏文,题目是《虫负 蝂外传——为黄永玉画像》,这才是“公平竞赛”。

  以上如是所列,条分缕析,结论一个:无论宏观着眼,还是微观着手,艺术家跑到前台与人“干仗”,何况是个“大家”。用古语劝诫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范曾名誉权一案一路延烧至今,当局者观局者冰火两重天。

  这个冬天会冷吗?见仁见智。

分享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3

郭庆祥:应该从艺术界铲除范曾 - 郭庆祥 - 郭庆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3394)|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